首页 > ... > 环境保护

赫山区从源头做好水文章 大力推进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治理

作者: 发布时间: 2015-12-11 15:10:01 信息来源:赫山环保分局

赫山区从源头做好水文章

大力推进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治理

  20144月14日,国务院批复《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该《规划》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规划》出台是深入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的重大举措,对于探索大湖流域以生态文明建设引领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新路径,促进长江中游城市群一体化发展和长江全流域开发开放具有重要意义。下面,就赫山区环境保护在水环境治理方面简介如下:

  一、切实加强涉水污染治理的宣传与贯彻

  20086月1日《水污染防治法》出台以来,我区大力加强环境保护,强化城乡环境治理,四项主要污染物指标得到有效控制,农村生态环境得到整治,保持或改善了“一江”(资江)、“三河”(志溪河、兰溪河和新河)的环境质量,一批深层次、复合型的环境问题得到解决,环保事业不断发展。特别是2015年11日新环保法出台以来,我们按照“全覆盖、零容忍、明责任、严执法、重实效”的总体要求,不断强化环境监管执法。一是形成威慑,面上打击非法排污。今年已排查出竹制品加工户275家,塑料造粒加工户53家,水上餐饮5处,其它企业3家,共计336家非法排污企业,对其中275家竹制品加工企业已由区人民政府分别下达《行政处理决定书》,53家塑料造粒户已全面停产整治到位,5处水上餐饮已强制停止营业并拖离。二是查小不放大,对重点环节、关键部位及突发环境事件等点位进行严厉打击。今年5月11日,因突降暴雨,益阳双强化工有限公司发生沉淀池废水外溢污染事件,在查明事件原因和污染事实后,我局于5月15日即对该公司下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拟作出罚款24万余元和停产整治决定。因市、区两级政府重视,应急处置得当,整改措施有效,污染事件得到了稳妥解决。三是高擎新法利器,铁面打击非法排污。今年来依照新法进行司法移送2起,进行查封4起,强制断电应急关停2家。

  二、严格项目准入源头控制水污染

  严把项目环保审批关,加强污染源头控制,落实环境影响评价与“三同时”制度,确保新增污染物量降到最低。如2013年6月,香港庄胜集团和湖南黄金集团组建的湖南鼎堃贵金属有限公司“1000/天贵金属冶炼和有价金属综合回收项目”拟落户赫山,考虑其污染可能对我区环境带来较大危害,区里组团于8月中下旬前往山东烟台和安徽池州进行了同类项目实地考察,并形成考察报告,最终该项目因环保问题被否决。

  三、紧抓水污染物减排不放松

  在全市范围内,赫山区化学需氧量和氨氮减排工作排名靠前,到2014年底,我区化学需氧量排放量减排已完成“十二五”减排计划的116.4%氨氮减排已完成“十二五”减排计划的90.48%2015年底,均可完成这两项指标。

  四、继续推进“三河”治理

  “两河”(志溪河和兰溪河)治理是市人民政府在2013年推出的水污染治理方面的一大力作,深得群众拥护,我区自加压力,把新河治理并入。今年是“三河”三年治理收官之年,主要工作任务一是巩固整治成果,严防污染反弹。二是继续打击不法排污企业,以“三河”流域为重点开展环境整治专项行动。三是抓好“三河”水质跟踪监测,对治理总体工作进行“回头看”,搞好总结验收。从治理效果来看,3条河流治理都收到较好的效果,志溪河水质有了明显改善,兰溪河因工程在建水质处于改善中。

  五、重金属污染防治情况

  2012年,我区获批涉锑铅企业污染源治理项目830万元,区里配套670万元,项目共计1500万元,用于益阳市龙华冶炼有限公司、益阳环亮机械有限公司、益阳银城矿产品有限公司、益阳荣昌锑铅有限公司和益阳市华昌锑业有限公司重金属污染治理。经多方研究,830万元分配给华昌锑业278万元、龙华冶炼228万元、荣昌锑铅118万元、环亮机械108万元、银城矿产品98万元。经治理,华昌锑业关闭第四车间,其余4家已经全厂关闭。华昌锑业实现重金属砷减排5.165千克,铅减排2千克;龙华冶炼砷减排0.3436千克,铅减排5.2千克,镉减排0.7893千克;环亮机械铅减排0.00187千克。银城矿产品砷减排10.18千克,镉减排1.56千克,铅减排5.125千克。

  六、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及水污染防治

  “十二五”以来,我区共创建省级生态村12个,市级生态村56个,八字哨镇创国家级生态乡镇于今年6月底通过部级验收,另已申报泥江口镇泉山村和沧水铺镇香炉山村为国家级生态乡镇。2010年获批农村环境连片整治项目资金715万元,用于治理八字哨、欧江岔、泥江口、会龙山和龙岭工业园等地村庄的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的处理。今年,赫山区又获批湖南省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整县推进项目,项目资金达2000万,加上地方配套可逾亿元,可更好惠及全区农村水环境治理。

  七、开展畜禽规模养殖污染整治

  我区连续多年获得“全国生猪调出大县”殊荣,但光环之下却是污染遍地的尴尬处境。截至2014年底,常年存栏500头以上的规模生猪养殖户达270多家,其中已办理环评的仅25家,养殖户给周边环境带来了严重影响,有的地方猪尿横流,猪粪臭气熏天,沟塘渠坝堵塞,水体富营养化,作物减产等等,生猪养殖污染投诉居高不下。今年,区政府下了很大决心,决定开展全区畜禽规模养殖污染整治三年行动,首先是出台全区生猪养殖发展规划和环境准入条件,严格控制新增养殖户。3年拟投资2亿元,按照“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生态化”的原则,实现禁养区养殖场全面拆除、搬迁,限养区、宜养区养殖污染达标排放,力争年底引进建成一个无害化处理中心,3年内建成多家有机肥厂,

  八、赫山区洞庭湖区水环境和生态保护方面存在的问题

  (一)水环境问题。

   1、受三峡水库蓄水、洞庭湖水系水道采砂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洞庭湖水位逐年降低,枯水期延长,水力停留时间增加,水体纳污能力、自净能力降低,水资源环境的变化迫切需要建立新的水生态平衡。

  2、总磷、总氮是洞庭湖的主要污染因子,入湖河流局部河段存在污染超标。近十年来洞庭湖湖体总磷、总氮持续超标,不能满足水域水环境功能,湖体总体处于中营养水平,湖底沉积物重金属镉、汞、铅富集。因农业发达,农村人口密集,农业生产产污率高而治污率低,2012年农业面源污染对洞庭湖总磷、总氮贡献率已超过70%成为影响湖泊水质的主要因素;另外由于城镇污水处理率低(59.67%),加之印染、化工等工业结构型水污染导致入湖部分河流存在不同程度污染。

  3、区域饮用水存在污染安全隐患。农村饮用水安全亟待引起高度重视,益阳市区域内村镇饮用水水质达标率仅为42.1%(抽样监测),主要表现为粪大肠菌群、氨氮、铁等超标。区域城市集中式饮用水由于受涉重金属工矿企业分布的影响和资江底泥已存在不同程度重金属富集等原因,使得重金属污染已成为区域城市饮用水的重大安全隐患。

  (二)水生态问题

  1、湖泊水域面积减少,湿地日益萎缩。受洞庭湖水文水情变化、水质逐年下降趋势和滨湖区大幅围垦等因素影响,洞庭湖水域面积不断减小,枯水期湖泊水域面积已不足500平方公里,湿地破碎化、陆域化演替加快,抗干扰能力减弱,生态服务功能退化,面积日益萎缩,洞庭湖调节气候和调蓄洪水功能逐年下降。

  2、物种多样性降低,动植物生存空间受到威胁。洞庭湖生态环境整体退化,人工造林、乱捕乱猎等破坏行为及水工建筑、围湖造田等经济活动,使得湿地植被规模锐减、种类单一化,鸟类栖息地破坏、种群数量下降,鱼类资源衰退、生长和繁殖受到影响,物种生存环境发生较大改变,珍稀濒危物种生存日益严峻。

  3、外来物种入侵,原生生境遭受破坏。根据2010年生物多样性调查和研究数据,洞庭湖区域外来入侵物种达到50种,其中以人为引入的欧美杨树为典型代表,外来物种迅速繁殖,逐渐成为当地新的优势种,群落结构朝简单化发展,生态位平衡发生改变,生态系统稳定性降低,易引发次生的生态衰退或灾害。

  4、生态系统失衡,典型生物灾害长期存在。洞庭湖区钉螺滋生,血吸虫病流行,严重影响湖区人民身心健康,水文波动与湿地分布特征改变也将增加血吸虫病流行的潜在威胁;东方田鼠是区域重要的农业害鼠,危害农作物安全。

  5、粮食安全受到威胁。区域农田土壤受六六六、DDT等有机污染和隔、镍、钒等重金属污染,粮食安全存在潜在威胁。因农药化肥选择不当、施用过多等不合理操作影响,农药化肥成分残留并富集于农田土壤,从而威胁区域农产品安全。

  九、洞庭湖区水生态保护的对策建议

  (一)加强洞庭湖湿地生态保护的统一监管,建立区域环境保护联防联控机制。建议省人民政府设立洞庭湖生态保护机构,统一东、南、西洞庭湖生态保护调度和管理,明确洞庭湖地区地方政府生态保护的工作责任,并建立相关考核制度,协调湖北等跨行政区域的环境保护工作,形成湖南、湖北地区洞庭湖环境保护联防联控机制。

  (二)严格功能分区管理。根据区域资源禀赋、环境容量、生态状况和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现状,从兼顾区域生态安全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出发,将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划分为湖体保护区、控制开发区、集约发展区和生态涵养区,并严格按不同区域的功能定位,落实好环境保护的各项要求,如湖体保护区,主要承担维护生态系统安全,保护生物多样性和完善生态服务功能的职能,在环境保护方面应严格实行生态保护政策,加强自然保护区管理,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好水资源、湿地生态和生物多样性等。

  (三)加快洞庭湖地区产业结构调整步伐。优化和调整洞庭湖地区现有产业结构,转变区域经济增长方式,是解决洞庭湖地区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问题的治本之策。应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有机农业、绿色农业,通过优化产业结构来化解环境和发展的矛盾。

  (四)强化区域生态安全。一是通过长江和“四水三口”水资源的合理调度,保障洞庭湖湿地“生态用水量”。二是通过生态补偿等环境政策,加快洞庭湖周边地区退耕还湖步伐,增加水域面积,鼓励“渔民上岸,集中安置”,实施湖区“休养生息”政策,促进区域湿地生态的恢复。

  (五)加大对环洞庭湖地区污染治理和生态保护的投入力度。基于洞庭湖在调蓄、生态安全和粮食安全方面的战略地位,加强洞庭湖地区生态环境保护意义重大,建议国家、省在污染减排,区域、流域污染治理,农村环境整治和生态保护等资金项目的安排上向环洞庭湖地区倾斜。

  

  赫山环保分局

  2015年12月7日